时间:
网站访问量: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务公开 > 典型案例
《岳法案例集萃》第三期
  发布时间:2011-11-11 10:26:50 打印 字号: | |
  岳 法 案 例 集 粹

                  第三期

  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编            二?一一年十一月八日

 

1.在公共场所设置圈套诱使他人参与赌博犯罪的定性

2.仅参与事前共谋而未实行犯罪行为是否构成共同犯罪

         在公共场所设置圈套诱使他人参与赌博犯罪的定性

            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刑庭庭长 郭曙

       

  【问题提示】

  本案应定性为赌博罪还是诈骗罪?

  【要点提示】

  被告人出于非法占有目的,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设置圈套的方法诱使他人参加赌博,并以欺诈手段控制赌局的输赢结果,从而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的,构成诈骗罪,应当依照《刑法》第266条的规定定罪量刑。

  【案情】

  被告人程某某、童某某、聂某某、任某某伙同李某某、陶某某事先预谋进行诈骗后,于2009年4月至5月间四次在长途客车上,由被告人聂某某等人用猜香烟盒中所装香烟是单数还是双数的方式进行赌博,采取由几被告人中的一人用欺骗手段控制单、双数,其他被告人负责鼓动、诱骗长途客车上的乘客下注参与该种赌博。被害人刘某某等四人受骗参与其中,共计被骗走现金人民币22100元及银行卡一张。得手后,四被告人及李某某立即下车并搭乘陶某某开来的一辆面包车逃离了现场。

  【观点】

  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程某某、童某某、聂某某、任某某、王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伙同他人,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应对四名被告人分别判处相应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同时责令四被告人退赔赃款给被害人。

  另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以营利为目的,设置圈套,诱骗他人参赌,获取他人财物,其行为构成赌博罪。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设置圈套诱骗他人参赌又向索还钱财的受害人施以暴力或暴力威胁的行为应如何定罪问题的批复》,应以赌博罪对被告人定罪处罚。

  【评析】

  一、赌博罪与诈骗罪的区分。赌博罪是指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开设赌场或者以赌博为业的行为。是一种偶然的输赢以财物进行博戏的行为。诈骗罪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本案形似赌博行为,输赢原本没有偶然性,但被告人通过事前预谋、以“带笼子”的欺诈行为、在香烟上动手脚控制的手段,伪装偶有输赢,使受害人陷入错误的认识,诱使受害人参与赌博,从而非法取得受害人的财物。被告人的行为完全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

  二、诱赌行为与赌博骗局区分。诱赌行为是诱骗他人参与赌博,行为人是以赢利为目的而纠集人员赌博,侵犯的是社会管理秩序。赌博骗局是以赌博的形式,行为人在赌博过程中采取欺诈手段赢取他人财物。本案被告人的目的是骗取他人财物,赌博只是手段,主观上是诈骗的故意,侵犯的是公私财产,是一种赌博诈骗行为。

  三、最高人民法院1991年3月12日《关于设置圈套诱骗他人参赌获取钱财的案件应如何定罪问题的电话答复》和1995年11月6日《关于对设置圈套诱骗他人参赌又向索还钱财的受害人施以暴力或暴力威胁的行为应如何定罪问题的批复》,仅是指出诱赌行为应以赌博罪论处,并未规定赌博骗局行为如何定罪处罚。本案中被告人设置圈套诈骗他人参赌,实施的是一种骗术,是诈骗的行为方式之一,而不是赌博中使用欺骗伎俩。除控制输赢以外的其他被告人,参与到所谓的“赌博”中实际是不存在“输赢”的,对于这种赌博骗局行为的定性,应以诈骗罪论处。

  四、人民法院出版社出版的《刑罚分则及配套规定新释新解》中明文指出:“以赌博为名,行诈骗之实,诱骗另一方与之赌博,诈骗对方的财物的行为应构成诈骗罪”。笔者同意此观点,因为构成赌博罪要求决定输赢的偶然事实必须为共赌者所不预知,如为共赌者一方所预知,而参赌对方毫不知情,则预知胜负一方的行为完全符合诈骗罪的特征,应以诈骗罪论处。

        仅参与事前共谋而未实行犯罪行为是否构成共同犯罪

            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刑庭庭长 郭曙

  【问题提示】

  仅参与事前共谋而未实行具体盗窃行为是否构成共同盗窃犯罪。

  【要点提示】

  被告人陈某某、龙某某、李某某三人共谋盗窃,其中被告人陈某某、龙某某积极实施了盗窃行为,被告人李某某参与了共谋及分工,并购买了犯罪工具,虽没有直接实施盗窃行为,但没有积极有效地阻止同案犯陈某某、龙某某实施盗窃犯罪,仍应对全部犯罪事实承担法律责任。

  【案例索引】

  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2011)岳刑初字第330号(2011年10月13日)

  【案情】

  被告人龙某某、陈某某、李某某事先预谋进行盗窃,被告人龙某某提出在某小区内偷东西且卖钱后赃款平分,购买了作案工具,并提出自己负责剪防盗网、被告人陈某某负责动手盗窃,被告人李某某则负责望风,被告人陈某某、李某某表示同意。被告人龙某某、李某某又一起购买了作案用的三个头套。2011年2月20日23时许,由于被告人李某某睡着了没有参与,于是被告人龙某某与陈某某二人携带作案工具窜至被害人家中,盗得共计鉴定价值人民币248284元的首饰33件。被害人发觉后,被告人龙某某叫上被告人李某某逃离了某小区,被告人陈某某躲藏后被公安机关找到并抓获。2011年3月11日,公安机关抓获了被告人龙某某。被告人龙某某交代并带领公安机关经现场查找、指认,抓获了被告人李某某。

  【审判】

  岳麓区法院认为,被告人陈某某、龙某某、李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盗窃罪。公诉机关指控三被告人犯盗窃罪的基本事实和罪名成立。被告人陈某某、龙某某、李某某系共同犯罪。其中被告人陈某某、龙某某均系主犯,应当按照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李某某参与共谋及分工,并购买了犯罪工具,且没有积极有效阻止同案犯陈某某、龙某某实施盗窃犯罪,仍应当对全部犯罪事实承担法律责任,其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系从犯,应当减轻处罚。被告人龙某某协助公安机关抓捕了同案犯李杨,具有立功表现,可以减轻处罚。依法判决被告人陈某某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被告人龙某某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被告人李某某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评析】

  仅仅参与共谋,但未参与实行盗窃犯罪行为,是否构成共同犯罪,其犯罪形态如何界定?存在两种不同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仅仅参与共谋,不构成共同犯罪。另一种观点认为,共谋而未实行,构成共同犯罪。合议庭同意后一种观点,认为共同犯罪行为不仅指犯罪的共同实行行为,也包括共同预备行为、犯罪的帮助行为等,参与共谋即是共同犯罪预备行为。共谋者之间相互影响、相互促进、共同启发、共同策划,共谋而未实行者对共谋而实行者而言,或诱发其犯意,或坚定其犯意,在参与共谋而未实行犯罪的情况下,行为人不仅有共同犯罪的故意,而且具有共同犯罪的行为,因而应成立共同犯罪。

  本案中李某某虽未参与陈某某、龙某某的盗窃实行行为,但在犯罪预备阶段,李某某与陈某某、龙某某进行了犯意联络,有共同参与盗窃的意思表示,并明确了其在犯罪实行中的分工,为陈某某、龙某某提供了心理上的支持。并且为陈某某、龙某某的盗窃行为购买了犯罪工具,为陈某某、龙某某的盗窃行为提供了作案条件,客观上起到了帮助犯罪的作用。李某某尽管因为熟睡未参与犯罪实行,但主观上并没有中止犯罪的意图,而且也没有积极阻止陈某某、龙某某的犯罪实施,案发后也没有主动向公安机关揭发,应视其为共同犯罪人,对本案承担法律责任。根据“部分实行全部责任”,应当就其部分犯罪事实承担全部法律责任。鉴于其没有实际参与犯罪实行阶段,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较小,应认定为共同犯罪中的从犯,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
来源:研究室
责任编辑:岳麓区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