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网站访问量: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务公开 > 典型案例
吴某某诉长沙市岳麓区某小学、袁某、袁某强、刘某某教育机构责任纠纷案
——关于教育机构教育、管理职责的认定
作者:谢伊妮  发布时间:2015-03-03 16:52:14 打印 字号: | |
  关键词 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 教育、管理职责 监护责任 

  裁判要点

  未成年人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法定监护人,不因在校期间而转移至学校。在学校学习、生活期间,既包括上课时间、课间休息时间,也包括中午吃饭休息期间。学校在特定区域内(学校管辖范围内)和特定时间内(进入校门起至走出校门时)负有教育、管理职责。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九条。

  案件索引

  一审判决书: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2014)岳未民初字第00038号(2014年9月2日) 

  基本案情

  原告吴某某诉称:2013年11月29日中午12时左右,原告在被告某小学学校操场的草地玩耍,后与同学袁某发生口角,袁某将原告反手扳倒在地,导致原告受伤,后住院手术治疗,经司法鉴定伤残等级为玖级。原告多次与某小学、袁某、袁某强、刘某某协商未果,故请求依法判令四被告赔偿原告医药费、残疾赔偿金等共计128846元。

  被告某小学辩称:某小学在此次事故中,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责任。被告袁某、袁某强、刘某某辩称:袁某由某小学管理、监护,应由某小学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吴某某、被告袁某系被告长沙市岳麓区某小学(以下简称某小学)六年级不同班的学生,两人均在被告某小学吃中餐、午休。2013年11月29日中午12时许,吴某某(事发时11周岁)在某小学吃完午饭后,在该校操场草地上玩耍、休息,后因琐事与袁某(事发时12周岁)产生矛盾。袁某先动手,两人扭打中袁某将吴某某扳倒在地,并扭伤了吴某某的手。事发时,无老师在场。两人打架后,有其他同学向老师报告此事,老师赶来后询问了情况并将吴某某送至湖南省武警总队医院救治。吴某某在该院住院治疗6天(2013年11月29日-2013年12月5日),经诊断,吴某某右肱骨髁上粉碎性骨折。该院对其进行内固定手术治疗。后吴某某于2014年2月27日前往该院,拆除体内内固定,住院治疗4天(2014年2月27日至2014年3月3日)。原告就诊治疗期间共发生医疗费14517元(含取出内固定),由原告垫付。

  2013年12月27日,原告父亲吴某文委托湖南省湘雅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对原告伤残等级、后续治疗费及护理情况进行鉴定。该中心于2013年12月30日作出鉴定意见认为:吴某某目前右肱骨髁上骨折内固定术后属玖级伤残,康复治疗及骨折愈合后右肱骨内固定物取出后续治疗费约3000元,伤后需1人护理1个月。鉴定费1300元,由原告垫付。被告袁某的父母即被告袁某强、刘某某对该鉴定结论伤残等级部分有异议,并于2014年6月18日提出重新鉴定申请。本院于2014年6月19日提交鉴定申请,并委托了相关鉴定机构进行鉴定。被告袁某强、刘某某于2014年7月17日提出撤销鉴定的申请书,并要求以原鉴定结果为准。本院于2014年7月28日终止对该案的委托鉴定工作。

  另查明:1、被告某小学系事业单位法人,其有效期至2015年3月31日。某小学认可此次事件发生在该校,对其作为本案被告的主体身份无异议。2、原告父亲吴某文2012年7月1日获得湖南省居住证,居住在岳麓区银盆岭派出所桐一社区桐梓坡51栋2门1楼右104房,至事发之日原告和原告父亲在长沙城区连续居住满一年。3、吴某某、袁某在某小学吃中餐、午休,某小学收取了每人一学期1400元的费用。

  裁判结果

  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9月2日作出(2014)岳未民初字第00038号民事判决:一、被告袁某强、刘某某、袁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吴某某赔偿款71867.4元;二、被告长沙市岳麓区某小学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吴某某赔偿款47911.6元;三、驳回原告吴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裁判理由

  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法院认为:其一,本案原告吴某某及被告袁某均为被告某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均年满10周岁,均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虽然吴某某与袁某有矛盾,但由于袁某先动手打人,故袁某存在过错,且袁某将吴某某打伤,造成了损害后果,袁某应对原告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又因袁某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应由其监护人即被告袁某强、刘某某承担侵权责任,且被告袁某强、刘某某并未证明其二人尽到监护义务,故应承担责任。被告袁某强、刘某某、袁某称此次事故应由被告某小学承担责任的观点,该院不予采纳。其二,本次事故系发生在学生中餐后的休息期间,属在校期间;地点在学校的操场上,属于学校管辖的范围内,且原告吴某某与被告袁某的当庭陈述以及原告提供的谈话笔录均可证实事发时无老师在场,在老师应当管理学生的职责期间,发生了两学生的打架行为,打架行为具有危险性,却无老师管理、告诫、制止。因此,被告某小学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应当承担责任。综上,原告受伤致残系被告袁某直接侵权造成,被告某小学并非直接侵权人,但其对学生在校学习、生活期间履行教育、管理义务上存在一定过错,故综合全案实际情况,对于原告的损失,认定被告袁某强、刘某某、袁某承担60%的责任,被告某小学承担40%的责任,即被告袁某强、刘某某、袁某承担119779×60%=71867.4元;被告某小学承担119779×40%=47911.6元。

  案例注解

  一、被告袁某的父母袁某强、刘某某认为,未成年人在校期间发生的伤害事故,应由学校承担监护责任。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因此,监护责任是法定责任。且《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等法律中均只规定了学校教育、管理、保护的职责,没有规定学校有监护职责。故不能机械认为未成年人在学校期间,未成年人的父母就将监护责任转嫁给学校。

  二、被告某小学认为,学生中餐后属于放学之后,且学校提供中餐并收取伙食费,是为部分学生、家长提供便利,不应额外强加责任。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责任。”该条所指的“在学校学习、生活期间”,既包括上课时间,课间休息时间,也包括中午吃饭休息期间。学校在特定区域内(学校管辖范围内)和特定时间内(进入校门起至走出校门时)负有教育、管理职责。

  三、关于原告损失的认定。(1)医疗费。根据有效票据认定为14517元。值得一提的是,本案被告某小学主张原告系新农合参保人员,应剔除其在新农合中报销的费用,对此,本院认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是指由政府组织、引导、支持,农民自愿参加,个人、集体和政府多方筹资,以大病救助统筹为主的农民医疗互助共济制度,采取个人缴费、集体扶持和政府资助的方式筹集资金。原告是通过个人缴纳相关费用参加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来获取核销医疗费。而本案属侵权类案件,原告诉请被告赔偿本案各项损失是基于被告侵权行为所产生的赔偿请求权。而原告核销部分医疗费系基于保险合同关系,两者属于不同法律关系,其核销部分医疗费的事实并不影响原告对本案的诉求,故对被告某小学该辩称不予采纳。(2)住院伙食补助费,根据原告的住院时间认定为30元/天×(6 4)天=300元。(3)营养费,根据原告的伤病情况酌情认定为1500元。(4)残疾赔偿金,结合原告的伤残等级、年龄及居住情况等,原告主张为23414元/年×20年×20%=93656元,并无不妥,本院予以确认。(5)护理费,因原告由其母亲护理,因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母亲在其受伤前后的收入情况,本院结合鉴定意见,参照2013年湖南省城镇私营单位从业人员年平均工资标准,护理费认定为26474元/年÷12个月×1个月=2206元。(6)交通费,根据原告的就医情况本院酌情认定为300元。(7)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根据原告的受伤情况、被告的过错程度及居民生活水平等综合因素认定为6000元。(8)鉴定费,根据有效票据认定为1300元。故原告损失总计为以上各项损失之和,即119779元。
来源:未成年案件综合审判庭
责任编辑:谢伊妮